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

作者: 小钱 2023-11-30 10:22:47
阅读(1007)
来自上海的规划师、建筑师团队,花了3年多时间深入广东中山的6个古村,修缮老屋,建设新设施,促进乡村振兴和文旅发展。2023上海书展期间,记录这段再造过程的新书《古村改造记》与读者见面。中山原名香山,1925年为纪念孙中山而更名中山,1988年升为地级市。它是珠三角中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重要节点城市,也是广府文化的代表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清末思想家、实业家郑观应,中国第一家现代百货公司先施百货的创始人马应彪,《平湖秋月》《步步高》等广东音乐名作的创作者吕文成,都是中山人。《古村改造记》一书记录了专业团队来到郑观应故里雍陌村、马应彪故里沙涌村、吕文成故里大环村,以及宗族聚落的代表安堂村、客家文化的代表桂南村等地,进行修缮改造工作的见闻感受。巨星到访过的古村1987年10月25日,29岁的美国著名歌星迈克尔·杰克逊自中国澳门乘车,途经珠海拱北口岸,经过20公里的车程,抵达中山市三乡镇雍陌村。在田间地头,迈克尔·杰克逊和当地农民一样头戴斗笠,穿着白色休闲T恤,眺望远处郁郁葱葱的庄稼和池塘里嬉戏的鸭子。从马路边进来的第一座青砖瓦房,是位于雍陌上街靠近洗衫桥的郑老伯家。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迈克尔·杰克逊好奇地走进屋里,参观了老宅子高耸的围墙、宽敞的天井、斑驳的雕花。郑老伯的母亲林桂老人,虽然不懂外语,但热情地接待了外国客人。据郑老伯和他儿子阿鹏回忆,迈克尔·杰克逊很随和,不仅坐下来与老人和小朋友合影,临走时看到家里陈设简单,还让助手给林桂老人塞了2000港元。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这次悄然访问更像是一次兴之所至的旅行,是迈克尔·杰克逊唯一一次中国内地行。现在雍陌村成了乐迷的打卡地,每年都有大批粉丝来到这里游玩,一起怀念这位传奇巨星。《古村改造记》作者团队来到雍陌村时,也听说了这件事。当地村民和迈克尔·杰克逊的粉丝都有一个想法,希望在村里建造一个以音乐为主题的广场。这个时候,建筑师们已经完成了郑观应故居等众多老建筑的修缮,对村落比较了解。他们选择了西栅郑公祠前广场约2000平方米的场地,这也是雍陌村最大的一块空地,准备在这里设计雍陌艺术广场。艺术广场北面是西栅郑公祠堂和岐澳古道,西侧是华侨楼、郑观应故居,东侧是二房巷,位于村落的核心位置。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建筑师们想让广场既能体现音乐元素,吸引村民日常来,又能保存村落肌理,与古村风貌协调。经过多轮设计,并跟村民磋商之后,建筑师们新建了一座岭南风格的建筑和一组坡屋顶廊架,用“边界限定”的方式,在四边不太规则的场地里,围合出一个20米见方、400平方米的下沉广场。再在周围设计台阶、平台等,形成有高差的围合庭院,让村民可以坐在台阶上休息或在廊架里乘凉。在下沉广场中部,他们设计了中间大、四周小的渐变灯光喷泉,还在街巷上复刻了岐澳古道的地形图。艺术广场建成后,村民都非常喜欢,每天傍晚人都很多,孩子们就在一旁戏水,或玩轮滑、骑单车。修旧如旧激活古村落雍陌村不仅是郑观应故里,也是邓小平留下“不走回头路”改革强音的地方。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1984年1月28日,邓小平来到中山视察,在罗三妹山的下行路上,工作人员建议原路返回,走比较平坦的路,邓小平的回答是:“我从来不走回头路!”罗三妹山就在雍陌村北面,仅有500多米距离,现在山上建有不走回头路主题公园和邓小平雕像纪念平台等。雍陌村在发展过程中,也借改革开放之利,开发中山温泉、高尔夫球场等休闲设施,依托村集体工业和华侨资助,较早富裕起来。不过,雍陌村规模比较大,但保留下来的老房子不多。《古村改造记》作者团队在实地考察后,与村民多次沟通,提出以村子的祠堂和郑观应故居为核心,划定一个示范区,再向两侧扩展,逐渐完成古村改造。2022年,雍陌村举办纪念郑观应诞辰180周年活动,推动郑观应学术思想的研讨,也对郑氏宗亲的关系有所助益,提升村民对乡土文化的认识。村委会对村内空置、危险的老屋,实施统一修缮、加固,走出一条活化古村的道路。《古村改造记》作者之一、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任规划师王瑾提到,经过3年的工作,改造了众多老房子、历史建筑、村落公共场地之后,他们希望用改造前后对比的方式,把乡村变化呈现出来,为更多地方的乡村振兴提供参考。2017年,他们第一次来到中山的古村落时,就被当地丰富多样的状态所感染。中山的许多自然村,不仅拥有精美的祠堂、碉楼和中西合璧的建筑,也有很多外来人口,呈现出历史积淀与活力并存的面貌。“我们参与改造的初心,就是希望这些村落的文化属性能被进一步放大,让更多人能体验到中山村落独特的美,也希望这些村落不再是城市的附庸,而是一种新的生活、生产方式的承载,能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价值组成。”王瑾认为,通过乡村振兴,为古村落和村民做点事情,相比于商业化的项目追求回报率与效率,更多关注文化发掘和人文关怀,对建筑师们来说,能激发出一种使命感。作者之一、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任规划师刘斯捷认为,如何让大众看到古村落的价值,引导村民主动行动,参与保护古村落,是非常重要的。“保护古村落需要建构一个价值观,包括机制建设、设计引导、活动宣传等,要拒绝运动式的‘一蹴而就’的村落改造,秉持循序渐进的思路。”刘斯捷说。比如,在村宅的风格、样式上,建筑师研究老房子,设定一些规则,村民在翻修房屋的过程中,能得到一定的引导,避免无序建造影响古村落的整体面貌。在宗族聚落的代表安堂村,建筑师们拆除了村委会的围墙,把院子改造成村民活动广场;拆除村里的私搭乱建,设计了一些小微运动场地和活动场地,给村民提供休息场所。广东古村落被修旧如旧振兴激活祠堂众多装饰华丽的祠堂和传统风貌民居建筑得到保留,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建筑广善医局、人民公社时期的粮仓得到修缮,一些条件比较好的民居被改造成民宿。马应彪的故里沙涌村也保留了近代乡村公共建筑沙涌学校、沙涌华侨医院恩重堂、在明女校、沙涌公园等,以及完整的人民公社时代建筑群。建筑师们通过设计修缮改造马应彪纪念公园片区、环城公社片区和南宝大街等,把众多有价值的老建筑串联起来。最近,《古村改造记》也在2023南国书香节中亮相,对广东读者介绍中山古村落的修缮改造经验。东方出版中心副总经理朱宝元表示,《古村改造记》是一份完整的古村改造全记录,系统展现了专业人士的改造理念和严谨认真、精益求精的精神,体现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方式相融的探索。《古村改造记:中山历史村落保护振兴实践》王瑾、刘斯捷、桂铭泽、吴舒瑞著东方出版中心2023年5月版